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每日一文 >

质押借贷型民间票据贴现的行为有效性问题

2021-03-09 13:55每日一文 人已围观

摘要民间票据贴现实践中,以交付票据等非背书方式设定票据质押的现象屡见不鲜,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况:第一种,出质人仅仅是作一般背书而没有作质押背书,另外签订质押借款合同设质。...

    民间票据贴现实践中,以交付票据等非背书方式设定票据质押的现象屡见不鲜,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况:第一种,出质人仅仅是作一般背书而没有作质押背书,另外签订质押借款合同设质。第二种,债权人与出质人之间签订质押借款合同设质,出质人直接将票据交付给债权人。对于上述两种非背书票据质押的形式和效力如何认定,是民间票据贴现纠纷审判实务中较为常见的问题。

质押借贷型民间票据贴现的行为有效性问题
 
(一)票据质押的法律冲突
    票据质押属于权利质押,在担保法、物权法和票据法中均有所规定。票据法要求票据质押应当具有“质押”背书字样,然而,担保法和物权法却只要求订立书面合同并交付,因此,对于票据质权的法律规则,不少学者认为存在法律冲突。弓更让人困惑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对于票据法和担保法先后出台的司法解释就该问题也发生了冲突,前者进一步确认票据质押必须要进行背书,后者也从物权质押的角度,肯定票据可以以物权交付的方式进行设质,而这一问题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最终解决。
 
(二)非背书票据质押的效力争议
    关于非背书票据质押方式及效力的争议观点有三种:第一种观点认为,从法律颁布的时问看,《票据法》立法在前,《物权法》、《担保法》立法在后,票据质押应当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规则,适用《物权法》或者《担保法》的规定;’第二种观点认为,背书是票据质押的生效要件,票据质押作为一种特殊的票据行为,必须背书记载质押事项并交付票据。’《担保法》和《票据法》分属于民商事法律,从法律位阶看没有上下区分,而就票据质押制度而言,二者横向具有一般与特殊的关系,《票据法》作为特别法应优于一般民法适用,除此之外也不应在一般民法中规定票据质押制度;‘第三种观点认为,我国法律规定了两种票据质押方式,担保法、物权法和票据法的规定并不冲突,背书不是票据质押的法定方式或必需要件,但其具有证明票据权利和对抗第三人的法定效力。
 
(三)非背书票据质押的法律效力
    笔者认为,解决上述非背书票据质押问题,既要把握好票据法关于票据质押的票据行为要式性规定,又不能无视担保法关于票据权利质押木质上属于权利担保的物权法原理,应注意平衡各方当事人的利益,明确质押背书的效力要件属性。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票据法》和《担保法》对于票据质押的规定不存在法律冲突问题。两部法律都针对票据质押制定了具体性的规定,并不是一般和特殊关系。至于新法优于旧法的观点,其问题在于,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目前都有效,且《票据法》和《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颁布施行时间接近,尤其是司法解释,都是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讨沦的,如果有必要以新法取代旧法,一定会有所规定。笔者认为,导致上述两部法律规定的认识矛盾,主要是没有看到两部法律规定的着眼点差异,《担保法》是从权利的角度将票据质押作为权利质权规范,而《票据法》则从行为的角度对票据质押的其体行为方式进行规范。至于其后两部司法解释的规定,木质上也就是对票据质押的内外部关系的分别规定,也没有理解的冲突。
 
    第二,《票据法))虽然属于民商事法律,但由于《票据法》自身技术性和要式性的属性要求,其存在一定的私法强制性,具体体现如票据行为方式和票据权利保护的特殊规定,但这并不意味当事人设定、转让票据权利的必须采用上述方式,如果当事人没有采用《票据法》规定的方式,当发生票据纠纷时,其主张票据权利的过程则会相对繁复。国际上通行做法都承认除了背书之外,票据权利还可以以单纯交付方式转让的,从实践看,这种做法很普遍。因此,从尊重商事习惯和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角度出发,采用《担保法》或者《物权法》规定的方式转让票据或者设定票据质权的情形在担保法理论上不存在法律问题,最起码从形式上看,承认背书以外的方式设定质押不存在操作的障碍。
 
    第三,非通过质押背书实施的票据质押,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虽然当事人可以选择票据质押的行为方式,但其选择的差异将影响其权利保护的范围和强度,依照《票据法》规定设定票据质权的,其票据质押权利受《票据法》来保护。依据《担保法》或《物权法》规定设定票据质权的,其票据质押权利只能依据《担保法》或《物权法》予以保护。’这一点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票据纠纷案若干规定》第55条和担保法司法解释》第98条的规定中是一以贯之的,实际上提高
出质人和质权人的注意义务。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对于第一种情形,票据法原理一般认为如果当事人之问签订了质押合同,但背书时欠缺“质押”字样的为不完全背书票据质押,不构成质押背书而属于实质背书。当事人之问签订的质押合同作为票据的基础法律关系,在被背书人和背书人内部产生对人的票据质押抗辩,对除背书人与被背书人之外的第三人而言,则只是一般转让背书或者单纯交付,不成立票据质押,被背书人不能以此主张票据质押权利,而只能作为一般的被背书人取得相应的票据权利。
 
    对于第二种情形,应当根据票据是否记名而定,按照票据法原理,若是无记名票据,交付即设定票据质权,若是记名票据,从规范性的角度看,则应当按照《票据法》的规定,将质押背书作为生效要件较为合理,否定单纯交付设定票据质押的效力。但从法律解释的角度看,立足司法救济功能,对于票据质押背书采取对抗要件的观点,认定其对内则存在质押关系,可以以诉讼的方式实现质权,但不能对抗取得票据的善意第三人,有利于救济不规范票据质押下的权利人,维护交易的安全。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67篇文章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